股权代码:103155
×
注册体验
UD 在线教育
一分钟创建在线课堂
姓名

手机号

留言内容(选填)

疫后狂奔的在线教育,能否打破不盈利魔咒?

发布日期:2020-11-26 14:11:02 发表者:admin 浏览次数:88次

2020年,在疫情催化下,在线教育行业经历了一场从疫情初期的爆发延续到暑假,再到秋季招生时的狂飙突进,行业“独角兽”和“小巨头”们持续公布的融资信息一再证明行业的火热。然而进入秋季学期以来,随着全面复工复学,在线教育行业又不可避免地落潮。

QQ截图20201125150803.png

不可否认,疫情给了在线教育发展良机,家长和学生们对在线教育较之疫情前有了极大改观。有业内人士就表示,疫情加速了学生转到线上的速度,用半年时间吃掉了常态下三年才能实现的用户增长,“相当于在线教育企业0成本获得了非常可观的自然流量。”


随着线下教育恢复,今年的短期战争已结束,市场参与者们眼下的种种布局是为接下来的持久战储备粮草弹药。对此,乐乐课堂创始人兼CEO毛颖表示,“在线教育需要爆发点,但教育说到底是一场长跑,若想胜出,必须回归行业本质,踏踏实实做好内容和服务。”


不可否认的是,从数据来看,家庭教育支出一直呈现持续上涨趋势。2017年《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调查显示,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50%以上。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公布的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数据,2017年上学期,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总体规模约19042.6亿,占2016年GDP比重达2.48%,超过全国财政性经费的一半(2016年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1396亿元)。


种种迹象一再表明,国人对教育高度重视,舍得为教育投入。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家长们为教育买单的意愿高涨,缘何前景一片大好的在线教育企业依旧“盈利难”?


仅从上市公司公开的财报看,行业普遍亏损已是不争的事实。9月2日,跟谁学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营业利润为亏损1.61亿元,去年同期为1620万元,下滑较为明显。10月22日,好未来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经营亏损4910万。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一些在线教育企业过度依赖“流量”相关。教育媒体灯塔EDU数据显示,今年暑假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营销预算较2019年都有大幅提升。但在疫后流量被提早吸收的当下,线上流量成本持续上涨,高度依赖流量维持自身发展的K12教育公司必须陷入流量困境。


东方优播CEO朱宇曾表示:“大家都知道烧钱真的很困难很麻烦,但是一旦不烧钱,友商的成本会大幅下降,所以就会导致大家在短期内根本不敢停止烧钱。”


教学效果提升才是更大难题


QQ截图20201126142356.png

2019年,跟谁学上市,靓丽的财报让行业人士侧目,也让直播大班课一度成为行业盈利的希望。的确,相较于其他在线教育模式,直播大班课具有边际成本更低的优势:在线直播教学,一位名师同时面向1个人直播和面向100人、1000人甚至10000人直播的成本几乎一样。


但在模式被认可的同时,也需要看到模式所存在的隐忧。业内就普遍认为,过于依赖名师的模式并不稳固,一旦明星老师被挖走,学员极有可能大批量流失。其次,直播大班课同时针对全国学生授课产生的模式弊端不容忽视。这就造成了直播大班课对企业来讲是很好的盈利模式,但对学生而言却并不那么“友好”。


疫情期间,家长和学生的吐槽随处可见。腾讯发布的《中国在线教育师生教学行为和教学条件研究报告》中提到,超过90%的使用者认为在线教学体验需要提升。其中家长反馈最多的问题集中在互动性弱、没有课堂学习氛围、课程不太贴合学生当前学习情况等。


据南方+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在线1对1、直播小班课还是直播大班课的模式,都有着各自的生存土壤。但对于所有选手而言,他们都需要正视教学效果,因为只有以提升学习效果为导向的在线教育公司,才能走得更远。


“我们讲究以终为始,首先了解学生们真实提分的需求,线下直营示范中心和合作机构收集当地学情、考情,反馈到总部教研中央厨房,再由清北本科毕业的、拥有5到10年教学经验的名师组成教研团队,针对性研发教研内容,匹配提升效果的教学环节、教学内容。”毛颖说,“在做教研时就设计互动和氛围环节,最终目标是让学生们提升学习效果。”据毛颖透露,乐乐课堂以优质内容和创新模式构建了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2018年乐乐课堂已经实现规模盈利,2019年乐乐课堂全年营收超过2亿元,成为在线教育行业里为数不多的能盈利的公司。


分析指出,在线教育在近十年里实现逆经济周期增长,靠的是戳中家长和学生“提分难”的痛点。从目前行业发展的趋势来看,打破了一二线城市对名师的“垄断”,让三四线及以下县乡镇的学生们可以接触到优质教育资源,切中的也是下沉市场教培机构对于“缺老师、不提分”的痛点,才能够更好满足家长和学生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需求。